江苏快3

春雪

发布日期:2019-09-24 14:45:30文章来源:

柳江子

天气就是这样,雨水节气刚过,温度,便像刚过花期的嫩黄瓜,一天一个样。

在北方,倒春寒是常有的。这不,天阴沉下来的时候,隐藏的阴冷,像一个娃娃,变化不定的脸,说变就变了。

白天没有太阳,整个天空,像是要压下来,到了晚上,风便带着呼哨,开始游走。好在关中是一块盆地,要不然,风的狂飙之势,便超乎想象了。

我习惯了每天早上五六点醒来,屋子里有点冷,侧着耳朵听听,也没听到风的叫声。起来,披上外套,上卫生间。看到地上有点湿,想着应该是下雨了,也没太在意。当我起床在院子里洗脸。透过天井上方,小小的雪片,落在脸上,有点凉,哟,原来是下雪了。

地上的水渍,无疑是雪的泪滴了。

推开门,雪花纷飞着扑向大地。只是地表温度,尚未跌至零下,落地以后的雪花,挣扎着开始融化。

看着恣意的雪花,曼舞在天空,那是梦中飞来的精灵,漂洗着尘世的污垢。

这几年,下雪的日子,越来越少,每每看到雪花,像是久违的心声,飘忽中,似温柔的乐曲,漫过躯体,让灵魂在安静中,寻找一席归宿之地。

道路两边的汽车,被一层厚厚的积雪覆盖着,汽车在雪里,似乎也发福了。树枝上,落满了积雪,一阵风吹来,它们便像鸟儿一样,四散而去。瓦房顶上,雪花掩盖所有灰色的记忆,呈现出白茫茫的一片,粉饰般,把长安大地,丢在玉砌般的世界里。

雪中,撑起无数个伞。有必要吗?雪花是如此安恬。

喜欢雪花像个顽皮的孩子,洒在头发上,脸上,落在外套上,那么自己,和雪似乎也融到一起了。

喜欢下雪天,喜欢雪的悠闲,它的无忌和淡然。无视所有日子的贫瘠,万物同在天空下,接受彻头彻尾的洗礼。

喜欢雪花的张扬,没有任何依托,飘在眉毛上,像是一滴晶莹的泪滴。

隔着玻璃,我时不时回头,雪花在安静中飘逝着,像是忠实的门卫,只是那么一撇,心,便淡然平静了许多。

还有什么放心不下的呢?既然雪正在下,就该享受这短暂的温馨,用一声轻轻的问候,抚慰大地的萌动。

刚刚过去的整个冬天,雪事是如此之少,仿佛惨淡的经营,恣意妄为了雾霾,在神州大地上风行。想象的翅膀,无数次展翅飞翔,意欲刺破头顶稀薄的大气层,还原一份真实,一份浪漫情怀。

打开门,那份清新,携裹着清冷,飘然而来,感受着小屋,暖意里的关怀。接一片雪花在手心中,凝视它六角形的眼睑,转瞬,成了水珠一片。

吹一口气,看雪花四散而去。这些白色的精灵,拥有如此神奇的力量,使得天地静默,万物在浮躁不安中,终归安详。

一任雪花落在头上,棉衣上,鞋面上。

安静状态下,我想象自己如若和雪花一样,又该是做着,怎样的飞翔呢?

编辑:孔令军